top of page

【巨浪中的領導─恩、賞、探索 (Appreciative Inquiry) 】◉ 陳敏斯教授



香港正面對前所未有、一浪接一浪的衝擊:經濟緊絀,士氣低落,異象模糊,團隊還能承受嗎?面對一連串緊迫的問題及種種不足,不免令人沮喪,甚至失去前行的動力。「恩、賞、探索」(Appreciative Inquiry, AI) 透過重述問題,以正向的探詢出發,根據各人的強項和正面經驗,精心設計的流程,啟動有價值的對話,釋放善意、創意和動力,建立團隊,重新上路,重拾使命,提供不一樣的進路。


▌尋找賦予生命的 (What gives life)


AI 是在八十年代中期由凱斯西儲大學 (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) 的高沛達 (David Cooperrider) 開始研發,其卓越及持續的果效已得到認同,並陸續受到教會及信徒羣體的重視和採用。AI 研究甚麼是在人類組織系統 (human systems)最佳狀態下運行時賦予生命 (give life);並相信關於優勢、成功、價值觀、希望和夢想的問題和對話本身就具變革性 (transformational),而最好的人類組織和變革是一個以肯定和欣賞為基礎的關係性 (relational) 探詢過程。


▌不是逃避問題,只是不以它作分析或行動的基礎


這個過程帶領團隊發掘並專注組織的核心優勢,利用這些優勢重塑未來,啟動和貫徹策略性的變革。AI 並不否認或忽視問題、衝突或壓力,只是不會將它們作為分析或行動的基礎,因為要改變環境、關係、組織或社群,專注優勢會更有效。誠然負面經驗或情緒,是生命的一部份,AI 只是轉個角度、將它重述 (reframe),例如教會面對年輕人流失,注意力不是停留在如何防止,而是對年輕人有吸引力的環境作探詢。我們太習慣指出組織的問題、弱點,並以此作起點和基礎去改革,目的是解決問題 (problem solving),糾正和改善弱點,但假以時日,只著重不足 (deficit based) 的變革模式會削弱大家的精力、動力、善意和創意——那些正正是我們改革組織需要的元素。


譬如一個天生瞎眼的人,他可將全副精力花在醫治他的眼睛上,也可選擇探詢如何活出豐盛人生,專注發揮自己的才幹,包括培養出更敏銳的聽覺和觸覺,說不定他的人生比一般視力正常的人更精彩,雖然他的問題 (瞎眼) 並未解決。由於組織是朝著他們學習的方向前進的,AI將注意力集中在組織最強的潛質上——正向核心 (positive core),它是組織在最佳狀態時的本質、各方面的集體智慧:包括有形和無形的優勢、能力、資源、潛力和資產。AI的4-D (Discover, Dream, Design, Destiny) 循環釋放正向核心的能量,促進轉化和可持續的成功。


▌以感恩作基礎的神學反思


美國福樂神學院 (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) 賓信教授 (Mark Lau Branson) 指出,AI的基礎是感恩 (gratitude),與聖經的教導不謀而合。路雲神父提出感恩不只是一個情感上的回應,也是一種操練和選擇。保羅書信都是以感恩和祈禱開始,不只是客套話,而是十分具體和針對教會現況的。雖然教會的問題林林總總,但保羅總是以正面的敘述開始,先將他們和自己與基督連繫,然後才指出需要認罪悔改的地方,最後對他們、對上帝充滿信心作結。我們的教會也需要多作這樣的神學反思。AI透過重述這些美妙的往事,幫助我們建立關係,締造對話和想像的空間,加上對經文的默想和靈閱 (Lectio Divina),令我們更能察覺上帝的臨在和作為,重現盼望。


▌結語


AI 的主要原則及背後精神跟聖經教導有很多不謀而合的地方:著重關係、對話、故事、圖像、想像和生命力的結連,因而得到不少教會和信徒群體的採用。美國福樂神學院在這方面亦有相關的課程和研究,英國不同的主流教會也合作出版了《欣賞教會》(𝘈𝘱𝘱𝘳𝘦𝘤𝘪𝘢𝘵𝘪𝘯𝘨 𝘊𝘩𝘶𝘳𝘤𝘩) 一書,為教會推行AI提供資源及培訓。香港在這方面的培訓近年亦有很大的提升,喜見有更多教會和信徒群體在不同程度上應用。

1 view0 comments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